2017年8月8日 星期二

整合管理~3.5治國~論語~03八佾第三

整合管理~3.5治國~論語~03八佾第三
【原文】
22.子曰:“管仲之器小哉!”或曰:“管仲儉乎?”曰:“管氏有三歸,官事不攝。焉得儉?”“然則管仲知禮乎?”曰:“邦君樹塞門,管氏亦樹塞門。邦君為兩君之好,有反坫,管氏亦有反坫。管氏而知禮,孰不知禮?”(3.22)
【白話解】
孔子說:“管仲這個人的器量真是狹小呀!”有人說:“管仲節儉嗎?”孔子說:“他有三處豪華的藏金府庫,他家裡的管事也是一人一職而不兼任,怎麼談得上節儉呢?”那人又問:“那麼管仲知禮嗎?”孔子回答:“國君在大門口設立照壁,管仲在大門口也設立照壁。國君同別國國君舉行會見時在堂上有放空酒杯的設備,管仲也有這樣的設備。管仲如果知禮,還有誰不知禮呢?”
【評析】
在《論語》中,孔子對管仲曾有數處評價。這裡,孔子指出管仲一不節儉,二不知禮,對他的所作所為進行批評,出發點也是儒家一貫宣導的“節儉”和“禮制”。在另外的篇章裡,孔子也有對管仲的肯定性評價。
【原文】
23.子語魯太師樂,曰:“樂其可知也。始作,翕如也。從之,純如也,徼如也,繹如也。以成。”(3.23)
【白話解】
孔子告訴魯國的樂官說:“音樂的聲音節奏是可以知道的。開始時,五音六律聚合著;到聲音揚開來,清濁高下互相調和,不相混亂,這樣地相續不絕,直到一支樂曲的結束。”
【評析】
本章是孔子告訴大師禮樂相互為用之道,禮衰則樂缺,必須糾正,方可設教耳。 孔子周遊列國回魯後,發現魯樂有廢缺的現象,於是告訴魯之樂官,關於演奏音樂的道理,說:“樂理的音調和節奏的演變應是可以感覺出來的。當開始演奏時,各音齊起合奏,洋洋盈耳,到聲音散開來,節奏便顯得和諧一致,而且音調皎然明朗,連綿相繼,絡繹不絕,以至整個樂曲終結為止,成為一完美之樂音。”
【原文】
24.儀封人請見,曰:“君子之至於斯也,吾未嘗不得見也。”從者見之。出曰:“二三子,何患於喪乎?天下無道也久矣,天將以夫子為木鐸。”(3.24)
【白話解】
儀這個地方的長官請求見孔子,他說:“凡是君子到這裡來,我從沒有見不到的。”孔子的隨從學生引他去見了孔子。他出來後(對孔子的學生們)說:“你們幾位何必為沒有官位而發愁呢?天下無道已經很久了,上天將以孔夫子為聖人來號令天下。”
【評析】
孔子在他所處的那個時代,已經是十分有影響的人,尤其是在禮制方面,信服孔子的人很多,儀封人便是其中之一。他在見孔子之後,就認為上天將以孔夫子為聖人號令天下,可見對孔子是佩服至極了。
【原文】
25.子謂韶:“盡美矣,又盡善也。”謂武:“盡美矣,未盡善也。”(3.25)
【白話解】
孔子講到“韶”這一樂舞時說:“藝術形式美極了,內容也很好。”談到“武”這一樂舞時說:“藝術形式很美,但內容卻差一些。”
【評析】
孔子在這裡談到對藝術的評價問題。他很重視藝術的形式美,更注意藝術內容的善。這是有明顯政治標準的,不單是娛樂問題。
【原文】
26.子曰:“居上不寬,為禮不敬,臨喪不哀。吾何以觀之哉!”(3.26)
【白話解】
孔子說:“居於執政地位的人,不能寬厚待人,行禮的時候不嚴肅,參加喪禮時也不悲哀,這種情況我怎麼能看得下去呢?”
【評析】
孔子主張實行“德治”、“禮治”,這首先提出了對當政者的道德要求。倘為官執政者做不到“禮”所要求的那樣,自身的道德修養不夠,那這個國家就無法得到治理。當時社會上禮崩樂壞的局面,已經使孔子感到不能容忍了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